中國酒業新聞網

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首頁 > 人物 > 正文

曹勇的“帝亞吉歐”夢想
2019-09-17 09:44:17   來源:《華夏酒報》   作者:徐雅玲   


攝影:王昊毅

 

曹勇,四川省酒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、總經理,1973年生,生肖屬牛,根據民俗的解釋,屬牛的人,多兢兢業業,做事踏實,一旦認定的事情,就會付出十分努力。

履職川酒集團兩年來,曹勇很低調,接受媒體的專訪很罕見。

8月的一個下午,在成都川酒集團的辦公室,《華夏酒報》記者見到了曹勇。作為一名70后,曹勇卻已經從學校到團委,從政府又到企業,經歷了很多崗位。

對于職場場景和職位的不同變化,曹勇自嘲是“勞碌命”。

因為他所到之處,無一不面臨著新部門的構建或者開拓一個新的領域,而新的領域一旦走上正軌,曹勇又踏上了職場“新的征程”。

毫無例外,這一次,從2017年6月川酒集團成立,曹勇又從政府部門的職位,調到了川酒集團擔任董事長職務。而這一次掌印川酒集團,對于曹勇來說壓力不小,因為這是一家全新的企業,需要一種全新的模式來實現目標。

“這一次,我不打算再走了,準備干到退休,我的目標是通過10~15年的時間,將川酒做成1300億的中國版帝亞吉歐。”曹勇告訴《華夏酒報》記者,“我要把川酒集團打造成一個中國優質的基酒生產供應商、中國優秀的酒類品牌整合商、中國優異的酒類產品經銷商。”

“這一次,我不打算走了!”

翻看曹勇的工作履歷我們發現,畢業于物理系電工計算機專業的他大學畢業后當了中學老師,而后進了公務員系統,此后差不多平均2、3年就調任一個新崗位,不斷地切換模式,在這個過程中,一旦有新的工作任務和新部門的構建,曹勇總是被組織安排在重要位置上,一直到新的部門走上正軌,曹勇又會去另一個新的地方“開疆拓土”。

一直到2017年6月,由瀘州市政府牽頭、四川省商業投資集團參與組建的川酒集團成立。當時,以茅臺、五糧液、瀘州老窖等為代表的名酒,已經從行業調整中復蘇,但大量的中小酒企卻還在“生死線”上掙扎,其中不少已經多年沒有復工生產。而川酒集團的成立,正是在這個中小酒企的“至暗時刻”。

曹勇被安排在了這個全新的企業擔任董事長,這無疑又是一場新的挑戰。

《華夏酒報》:在您之前的職業生涯中,每一次履新都是在行政系統里面,這一次從政府部門到了企業,會不會有些不適應?

曹勇:不會。因為雖然我之前一直在行政系統,但實際上,我第一次接觸企業是在四川省委企業工委。當時,四川省組建大企工委的時候,我就參與了一些企業管理工作,最先接觸的就是企業宣傳方面的工作。后來,在我調去四川省委省政府辦公廳工作時,實際的工作內容是全省的一些基本面上的企業服務工作,涉及到對產業、對企業服務等內容。

2011年,組織安排我到瀘州,雖然前面有一些經濟工作基礎,對我來說仍然是比較大的一個挑戰,因為去瀘州實際上主要是在抓工業、抓企業、抓園區,特別是后面兼任瀘州國家高新區的黨工委書記,這段時間直接同企業進行聯系,包括管理企業。

在這個過程當中,我對企業逐漸了解和熟悉,認知也產生了根本性的變化。這為我今天在川酒履職奠定了良好的基礎。

《華夏酒報》:您覺得這個兩個角色的轉變,有什么不同?

曹勇:政府的角色更多是一種戰略的規劃,而對企業來講,則是戰略的實施。特別是要把每件事去落地,這個才叫企業。因此,抓好企業的發展,實際上就是要抓好企業每一件事情的落實。

于我而言,有在政府管理工業管理園區的經驗,有在企業工委打下的良好基礎,所以兩年來我在做川酒的決策和管理工作的時候,還是能夠按照企業發展的一些自身規律,把企業一步一個腳印地推進下去,力爭把它做到更好。

“川酒是個筐,四川好酒往里裝。”

作為國內知名的白酒大省,四川的白酒具有悠久的發展歷史,在大家熟知的一線品牌之外,還有很多各具特色的酒企,但由于市場發展和自身局限等種種原因,這些規模以下酒企的經營狀況逐漸式微,在市場拓展、品牌塑造等方面存在一定問題。

在這些酒企中,不乏曾經頗為輝煌的“國家優質品牌”和“部級優質品牌”等,針對這些品牌,川酒集團將采取全面搶救和恢復措施,打造國優系列品牌矩陣,積極培育壯大現有的國優品牌。

目前,川酒集團已經擁有敘府、二峨、三溪等國家優質品牌,還有一系列國優、部優正在推進。同時,川酒集團建立了專業的品牌管理公司,制定了品牌運營和管理辦法,對品牌進行重新梳理。

“川酒是個筐,四川好酒往里裝。”曹勇笑著對《華夏酒報》記者說。根據曹勇的規劃,川酒集團的發展戰略之一,就是整合省內包括知名品牌在內的特色酒企。希望整合這些酒企,通過集團自身的優勢為他們提供幫助。

《華夏酒報》:這兩年,您在抓川酒集團的工作中,有沒有遇到一些挫折?

曹勇:在抓川酒集團之前,我在瀘州政府工作的時候也接管了一些酒業的工作,包括園區。比如大家之前都非常了解的瀘州中國白酒金三角酒業園區,一些具體的工作當時我們都在參與,我對酒產業的了解,也是從那個地方就開始了,與瀘州老窖和郎酒在工作上也都有聯系。所以說,我在抓川酒集團之前已經奠定了一些基礎性的工作,對酒的產業也已經有了一些基礎性的了解。而且各個產業其實都有相通之處,抓產業只要是抓通了,具體的企業也是相通的。只要把產業做透了,做企業也一樣能做透。我覺得瀘州最得天獨厚的條件就是酒業走在全國前列,這個為我做川酒集團的工作奠定了比較好的基礎。

就目前看來,我對白酒既覺得是熟悉的,又覺得是陌生的,既覺得是遠的,又覺得是近的。有機遇有挑戰,但是挫折還談不上。

《華夏酒報》:目前四川整合這些原酒企業的平臺也比較多,川酒集團和這些平臺相比,有哪些優勢?在執行過程中,有哪些可能會對你們造成競爭?

曹勇:整合的平臺從目前來講,川酒集團應該是國有企業里面唯一的,其他的平臺更多的可能是基金的模式,股權關系的模式,但是真正從產業角度對全省基酒進行整合的只有川酒集團。其他的很多還停留在規劃論證或戰略方面,還沒有具體開始實施。

川酒集團作為整合全省基酒資源的企業是走在最前列的,優勢是最明顯的,步伐也是最快的。其他的一些平臺也好、企業也好,我們也歡迎他們來對川酒進行有效整合,大家一起競合發展,為四川酒業的發展都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。

《華夏酒報》:目前整個四川的原酒產能是過剩的,川酒集團又建了這么多基地,這樣會不會加劇產能過剩的矛盾?

曹勇:酒類產能的過剩,是結構性過剩。市面上,大眾認為的酒精酒或者液態發酵的酒是過剩的,但真正的純糧釀造酒是稀缺的,從這個角度而言,白酒產能應該還不足。實際上,中國缺的是好酒,白酒產能是結構性過剩。目前世界十大烈酒產區我們擁有兩個,比如說宜賓產區,宜賓敘府酒就是以五糧型為代表的一個基酒、成品酒;瀘州產區我們集中在赤水河邊優質醬香型酒和單糧型濃香基地;在邛崍產區,我們有宜府春基地。我們這些基地生產的酒,是真正的純糧釀造的好酒。

《華夏酒報》:川酒集團之前進行一些跨省收購,這部分占比多少?跨省收購和省內收購有一些什么不同,如何打破行政壁壘?

曹勇:跨省并購占我們目前品牌里面不足10%,更多是一種嘗試。

從目前來講,行政壁壘還不存在。因為酒類行業是一個全競爭的行業,目前在對省外進行并購和重組的過程當中,實際上各省都是非常支持的。這個支持主要來源于,一是川酒在全國的口碑,二是四川省委省政府和各級地方政府部門對我們的大力支持,同時來源于四川酒的形象在全國樹立了一個比較好的標桿。

所以目前來講,在省外沒有什么大的障礙,而且大家都是積極的歡迎。現在省外部分也已經加大了一些并購和重組的力度,目前包括湖北、新疆、西藏、山東等,都在和我們進行對接。很快我們國優系列的品牌,一是輕資產的品牌整合,二是包括我們在省外一些重資產的投入,都會呈現在大家面前。

川酒集團一定要做成中國的保樂力加和帝亞吉歐,因此我們在省外并購的標的物都是國優系列和中華老字號,也是在當地具有代表性的傳統優質品牌企業。

編輯:王丹

weixn


相關熱詞搜索:曹勇的“帝亞吉歐”夢想

上一篇:楊繼瑞:中國白酒在新時代機遇挑戰下的創新發展路徑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500彩票网招股书